知道婚讯之后

  郑恺面无表情地看着陈赫一言不发,眼中几乎是冰冷的。陈赫心下"咯噔"一沉,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郑恺了。

  在他的印象中郑恺大部分都是笑着,无论是开心搞怪还是生气难过,甚至是红着脸害羞抑或一本正经地和自己胡说八道,毫无疑问那些郑恺都是生动的,绝非此刻的阴气沉沉,满脸晦暗。

  最终打破沉默的还是郑恺。

  "恭喜。"飞快地低声祝贺了一句,郑恺的脸剧烈抽动着,低下头别过脸就准备夺门而出。

  有些时间沉淀出的默契是很难被撼动的,就算情感上再不情愿,也会不由自主地跟随着另外一个人的动作而在一瞬间做出相应的反应,...

 

高度恰好的桌子

    “陈老板,约吗?”

  趁着工作人员和其他几个兄弟准备吃饭的空挡,郑凯把毫无防备的陈赫一巴掌按在了桌子上。

  “荣丰大少就是这样做事情的?”似乎并不在意此刻自身的窘境,陈赫笑意不减,眯起的眼睛甚至颇有几分配合入戏的意味。“这要是被你们家老爷子看到……恐怕有些难看吧。”

  “刚才我就看上这张桌子了。”郑凯故意加大了笑容的弧度,奸相毕露的一张脸与陈赫如出一辙,“怎么样,陈老板从了吧?”

  没有答话,陈赫只是十分从容地站直了身体俯视着郑凯,“小孩子还是长大了再和爸爸说这个吧。”

  “……”脸色不太好看的郑凯仗着陈赫...

 

怕什么,有我呢。

设定最终战后方兰生回到方府,TV游戏融合,旺财没死。

OOC


暮色将近之时,旺财终于看到从街角拐出的那个身影。

“少爷!”急急忙忙地站起来迎过去,才发现自家少爷的衣服竟是被抓得破破烂烂,脸上还像是挂了彩。

“少爷…?!”旺财一下子慌了神,抓住方兰生的胳膊不肯让人离开,“少爷吃完午饭就匆匆离府,直到现在才回来。还被人揍成了这样,怎,怎么回事,谁欺负少爷,我,我 ”

“停停,你你先别哭。”本来想悄悄避过去的方兰生一下子没了脾气,叹了口气搂住旺财温声安抚着,“我这不是什么事也没有嘛。”

“还说没事…少爷,旺财虽然笨但是不瞎,你都变成猪头了,我,我…”旺财说着眼圈又是一红,一副此事说不清楚决不罢休的架势,...

 

apple

晋兰,OOC,穿越


方兰生一进屋就被晋磊“壁咚”了。

“……你又想干嘛。”这一个月来小少爷没少被偷.袭,所以也只是抱臂扬着下巴,一脸很不耐烦地看着比自己高了……一些的人。

“今天是平安夜。”晋磊表情的波动不大,

垂眼低头注视着小公子,低声询问着,“那我的礼物呢?”

“…这么穿越的节日你也要礼物,脸呢?”

“那你亲我一下?”

“你到底听没听我说话?!再说了平安夜凭什么要亲你一下啊?!!”方兰生气得跳脚,蹦哒了几下才发现过度激烈的摩擦好像让两个人挨得更紧了一点,立刻噤声不说话了。

“你家下人旺财说平安夜是要挨炮的,我只是让你亲我一下,觉得吃亏?”嘴上平静地说着,晋磊顶了顶下身,威胁地让小公子正视一下两者之...

 

日常#方锐的酒窝

林敬言:“方锐你是不是有酒窝啊?”
方锐愣了一下,举着小镜子对着傻乐了半天。“...没有啊?”
林敬言“不对吧,我怎么看有呢。”
方锐信了,又对着傻乐了一会儿,急了,扔了镜子扑上去就要和林敬言肉搏。“我靠老林你逗我呢吧!”
林敬言笑着抱住方锐在嘴角亲了亲:“不然你怎么会笑得这么甜。”

据隔壁深藏功与名的邻居说那家住户的屋子里一整天的动静都怪怪的。

 

日常梗

“.....我刷会儿微博,老林给我揉腰捏肩捶腿。”方锐大大咧咧地往沙发上一横。
“嗯,还顺带给你端茶倒水。”好脾气的林敬言摸了摸方锐短短的头发。
“那顺便给朕把床也暖了吧!”方锐手一挥,蹬鼻子上脸。
“呵呵?” 林敬言高深莫测地笑了笑,抬起手就要把眼镜摘下来。
“英雄饶命!”顿时扔了手机跳起来连滚带爬地就去给林敬言端了茶倒了水捏了肩捶了腿.....嗯,还暖了床。

no zuo no die啊。

 

-//////////- #正常模式说不出口的回答

作死,顶风作案系列


...考完试之后会写完全套的-////////-